要說我這次大陸行最大的感觸,還是要從中文網誌年會說起。

中文網誌年會是中國大陸一年舉辦一次的網友聚會。從2005起,迄今已經是第六年舉辦,每年都吸引為數不少的中國網友從各地飛來參加。會議討論內容從技術、新商業模式,乃至網路所造成的媒體、社會影響等各層面都有,許多中國網路名人也會現身,說是一年一次的中國網友大會師也不為過。

兩年曾看過工頭、凱洛等人出團參加。今年,我相當有幸被邀請,在兩天會期當中有段關於部落格的分享時間。坦白說,我很興奮,畢竟耳聞中文網誌年會已久,往年都無法參加,今年一有機會竟就是在台上分享。怎能不叫我受寵若驚呢?

不過,說了這麼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我想最終其實也是大家想找個機會見面吧?讓網路世界中散居各地的網友有一個機會可以聚集在一起閒聊那些在網上未竟的話題、看看那些在twitter上follow已久的的網路名人本尊、期待會遇見不同想法的網友、聊聊各地不同的網路文化吧?

但,後來等我到了上海,才發現這樣的想法有多難實現。因為,會議草泥馬被河蟹了。

中文網誌年會的首頁 – Google預覽截圖

在twitter追了中國推友兩年多的推,對這樣的消息也不能說陌生,但來到上海,才親身體會那些中國推友的不滿與無奈。

在台灣,各類型的網聚可說是相當稀鬆平常。雖說還是有可能流標,但原因多來自主辦方(譬如主辦方今年太忙、缺錢、另有打算等),但從未聽聞因為政府有令而無法舉辦。或許我們早就離那樣的年代太久了,久到我們這些年輕一代早已忘記”沒有集會遊行自由”是怎樣的束縛。

網路的精神是自由的,寫部落格的精神是自由的,寫微網誌的精神也是自由的。在此前提下所聚集的網誌年會,原本也該是一個自由討論網路世界的集會--可惜,中國政府從兩年前開始”收緊力道”,Twitter、Facebook、Youtube被封鎖、飯否被死亡、?歪被維護,取而代之的是向官方靠攏、進行自我審查、以名人娛樂為主的新浪微博。於是圍繞著這個話題的所有聚會,再也無法感覺自由。

可惜,自由這回事,就像伊甸園的果實,吃了就再也不能回頭。原本圍繞著網路技術、商業模式開展的網誌年會,最後也在這種情形下無奈地”被演變”為一個帶有政治敏感色彩的網路聚會。在牆裡,談什麼東西都可能會敏感。GFW敏感,Google退出中國敏感,連網路用語草泥馬都敏感得很。那還有什麼可以談呢?上海?一週前的上海公寓大火,更讓這個聚會地點敏感得很。

我本來想談的是這回五都大選中兩黨對於網路政治的著墨程度,我想這應該也敏感的很。

今年的網誌年會,不得不在這種氣氛下展開….

艾未未工作室-紅房子內的聚餐

雖然我這次受邀請,但是事前我對於會議日程、地點完全毫無頭緒。不是我神經大條,而是因為事前為了保密根本未公開。11/15,官網上首度公開了日程,但具體地點仍然未公布。

11/19日,也就是預定集會的前一天,保密的第四個地點在壓力之下,仍然被取消。至此,所有地點全部確定”淪陷”(如果我再有幽默感一點,就會說落入共匪手中了)。2010年的網誌年會,不得不宣布取消。

這是很讓人遺憾的一件事,但事件仍未結束。

從全國各地、集結到上海的大陸網友,原本就以手機聯絡、關注整個會議場地細節,如今在場地被取消的狀況下,”中文網誌年會就這樣被上升到非移動、非地理訊息不可的 web3.0ed 層次“。

可以說,整個上海在11/20、11/21期間,都是網誌年會的會場。不管你在哪,用foursquare簽到、用Twitter互傳消息,聚會地點可能是上海馬陸的艾未未工作室、某個飯館、維基人聚會、膠州路大火公寓前(11/21正好是遇難者頭七),形成一個自發性而無所不在、極具機動性的個別聚會。

上海膠州路失火公寓

失火公寓前,公安以柵欄隔開圍觀人潮,左為弔唁花圈

不知用餐照片會不會敏感,挑一張全部看不清楚臉的照片吧

這不是一個政治性集會,卻不得不變成官方眼中的敏感聚會。身為一個來自牆外的部落客,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活動,頗有一種時光倒流三十年、回頭參與那些台灣黨外運動一樣的感覺。

就像在紅房子裡,一位CNN的記者坦言她無法接受這樣嚴密的管控(她在一堂課上提到了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下課後就有同事與學生警告她別惹禍上身), 我也感到極大的不習慣(我手機上逾半網頁都不能開)。但,讓我佩服的是這些大陸朋友,在國家機器的層層管控下,還能盡力堅持、用更具創意的方式,”解構再現”這樣的聚會。

讓我不禁在想,如果這些能量,能夠不浪費在跟政治對抗,而是發揮在原本各自的專業--譬如,網路業上--那會是怎樣的能量呢?

辛苦了,各位。